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通稿 >

摄像头集成到智能手表上将是未来趋势?

  

  在苹果公司推出第二代智能手表AppleWatchSeries2后,可穿戴计算技术的发展似乎达到了极限。但事实上,它还只是个开始。现在有很多公司正寻求利用应用或其他附件颠覆可穿戴技术领域,这些应用和附件很有可能改变我们对可穿戴技术的定义。我们此前认为,可穿戴设备就是发送通知的设备,而将来它们会成为独立的、交互式通讯设备。

  这些公司就包括Glide,它是由阿里?罗伊斯曼(AriRoisman)创办并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可穿戴计算和视觉通讯公司。Glide研发的应用可提供直播视频服务,已经取得巨大成功。但在我们“忙碌”的文化中,罗伊斯曼设想出更方便的联通方式。

  从苹果智能手表AppleWatch身上获得灵感,罗伊斯曼突然醒悟,可以将Glide的通讯软件扩展开来,制造出突破性的硬件产品,利用智能手表进行视觉通讯。由于新兴的苹果智能手表平台还没有自己的摄像头,Glide的时尚表带CMRA帮助将智能手机上的摄像头集成到智能手表上。罗伊斯曼日前接受采访,谈及CMRA的未来愿景,以及其对可穿戴技术的未来预测等。采访摘要如下:

  问:是什么力量在驱使你的事业发展?在你不断前行的过程中,你是如何考虑的?

  罗伊斯曼:关于个人电脑设备的演变以及视觉通讯技术在未来发挥的作用,我反思过许多。我们正看到可穿戴式相机的出现,它们真的能被穿戴在身上,无论是在智能手表、Spectacles、GoPro亦或是苹果最新的可穿戴设备AirPods(有Siri支持、配有麦克风的无线耳机)上。

  看看个人计算设备,iPhone刚刚度过10岁生日,其全球销量超过10亿部。但我更为关注未来。在未来10年中,苹果会变成什么样?个人电脑设备会如何演变?我们将会任何交流?我们已经看到习惯和交流模式发生了显著变化,各种各样的大企业不断涌现,并走出这个平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下个机遇在哪里?这些反思就是驱动我的事业发展的策略。

  问:你对未来有哪些预测?

  罗伊斯曼:我发现,有Siri、Alexa以及GoogleAssistant支持的语音计算正成为更明显趋势。我们首次看到语音成为平台和接口。实际上,你可以从语音操作系统中直接获得信息或通过特定应用访问功能。这种技术变得更方便,只需要说话,说出你在寻找的东西,无需从口袋里掏出设备、解锁、按下按钮打开应用,然后开始在屏幕上操作。

  我们正看到语音驱动和对话计算的出现,各种小屏幕设备,甚至根本没有屏幕的设备。最终,随着这些设备变得越来越强大,传感器越来越多,我们将会看到摄像头与麦克风携手合作的世界。届时,显示和口述将远比你从口袋中掏出设备、按下按钮更方便、更快捷。

  几年前,我们开创了即时视频通讯时代,认识到视觉通讯正在改变数字通讯世界,尽管其主要围绕信息进行。当我发送信息时,你是否忙碌着都没有关系,事实上根本不必担心忙碌的问题,我们都可以便捷地互相交流。我们还可以进行实时对话,这是简单、轻便、快捷的通讯方式,因此迅速取得成功。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看到视觉通讯领域正成为巨大机遇。

  问:有很多小型的个人相机,还有谷歌(微博)眼镜,但它们都因为电池续航时间、整合应用、质量等问题未能取得成功。甚至当你想要获得内容时,有太多内容被创造出来,但它们却很难汇编,因为内容数量过于庞大。你认为这些挑战如何解决?

  罗伊斯曼:的确,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可穿戴式相机还远未成熟。除了GoPro,当前的所有可穿戴式相机都是将低质量摄像头整合到低品质的原始设备中,它们没有连通性,没有与热门应用整合,关闭设备的照片或视频功能通常都比较繁琐费时。我们也看到用于剪辑的相机,但它们的适用的范围太窄。它们有强烈的消费需求吗?这些设备几乎不支持其他应用,还面临着巨大的社会挑战。当你与某人对话时,摄像头明显处于待机状态,而且正对着你,这显然让人觉得不舒服。

  另一个尝试就是谷歌眼镜,尽管谷歌从未推出过消费版的智能眼镜。你可以称它为经过广泛测试的公共硬件,它属于非常昂贵的产品,售价在1500美元左右。谷歌眼镜是专为开发者和技术人员设计的。从形式因素角度来看,谷歌眼镜也面临着巨大的社会阻碍。当摄像头启动时,没有任何视觉显示器,它同样存在整合应用的问题,同时也不太容易分享。谷歌眼镜实际上是超前设计,但设想不是太好的大众产品。最终,可穿戴设备有自己的个性、智能化的时尚感以及吸引人的审美。

  在推出产品之前,我们感到十分幸运,因为Snap首先推出了他们的产品Spectacles,这是个很棒的设想,即使它被公开定义为玩具。Spectacles不属于“可穿戴计算设备”,它只是配备有摄像头的太阳镜。它的售价为129美元,甚至还没有普通的名牌太阳镜贵。但它能够与Snapchat无缝整合,拥有非常清晰的视觉指示器。

  Spectacles要做的就是帮助可穿戴式相机摆脱怪异的畸形盒子,现在它变得相当酷,你可以看到有人开始使用它。带着相机外出很有趣,甚至它还可以免提拍照。尽管这款设备很有价值,但我不认为大多数人脸上整天戴着相机会感到舒服。它的设计十分新颖,也有具体用途。

  有关相机的演化我曾思考过很多,智能手机几乎已经淘汰了傻瓜相机,让拍照功能几乎无所不在。但是智能手机及其摄像头需要装进我们的口袋中,只有在掏出口袋准备拍照时,它才变得有价值。而我们希望打造的相机应该具备智能手机同样的能力,但是却不必被装进口袋中,而是时刻准备拍照。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的相机需要克服社会因素,不能让人戴着它觉得怪异或不舒服。我们的产品CMRA看起来就像时尚表带,但它可巧妙地结合高清摄像头,在使用时可以清楚显示视觉指示器。我将这种形式因素视为相机符合逻辑的演化结果。

  对于AppleWatch来说,下一步就是摆脱手机的束缚,成为真正独立的联网设备。在其独立联网,不再需要与手机绑定之前,AppleWatch实际上比健身追踪器、绚丽的通知中心和手机附件强不了多少。但只要它实现独立,你就可每月花费10到20美元激活新的载体,储存你的手机号码以便于用AirPods进行语音回复,实际上它变成了配有摄像头的、手腕上的智能手机。

  最后,我怀疑苹果会向AppleWatch中植入原生摄像头功能,但我与AppleWatch团队的早期工程师合作开发我们的设备,为此我们非常了解打造世界级的腕上计算机需要什么。AppleWatch已经是工程学上的奇迹,但我们认为,独立联网障碍、电池续航能力将是对下一代AppleWatch的严峻挑战。我们认为苹果原生摄像头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被植入AppleWatch中。在此期间,我们会看到CMRA迎来巨大的市场机遇,有望为智能手表定义照片和视频生态系统。

  问:开发硬件是困难的,因此你是否会将未来押注在两三年内就能推出可用产品的公司身上?毕竟苹果很快就会醒悟过来,开始推出自己的产品?

  罗伊斯曼:我们有更大的野心,而非仅仅为AppleWatch开发摄像头。两三年的时间已经很长,目前AppleWatch用户已经有2000万,而且还会继续快速增长。为AppleWatch提供市场上最好的摄像头产品似乎相当不错。即使没有智能手表,我们还可以与其他智能手表和智能手机无缝合作,制造这些设备所需的内部元件。

  在未来几年,我们预计独立联网的智能手表将会迅速崛起,最终可以提供智能手机的核心功能。随着时间推移,智能手表将开始取代三种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物品,包括钱包、手机以及钥匙。在这些新兴领域,可穿戴式相机拥有广泛的消费需求,可以提供“至尊神探(DickTracy)”式快速、直观的视觉通讯体验。我认为拥有腕上相机将成为常态,手腕上的联网相机将能够开启全新的世界,同时提供超交互式视觉通讯体验。

  问:谈谈你们预期推出产品的时间。

  罗伊斯曼:我们期望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出货,然后在夏季开始零售。通过向新兴智能手表系统中引入摄像头功能和令人激动的新用法,我们预计CMRA将在消费者中获得广泛的知名度和吸引力。

  问:你如何看待电池续航时间对手机的影响?

  罗伊斯曼:我们的相机基本上就是增加了表带的智能手机,没有屏幕或LET连接。它有8GB内存空间,电池足够支持全天使用。任何电池没电的担忧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当一天结束时,智能手表电池通常还剩下大半电量。因此,我们认为,使用CMRA拍照、视频通信甚至直播都没有问题。

  问:为何要将当前业务发展成为硬件业务,而不是重新开始独立的硬件业务?

  罗伊斯曼:10年前,史蒂夫?乔布斯(SteveJobs)推出了初代iPhone。当乔布斯介绍完iPhone,即将结束主题演讲时,他引用天才计算机大师阿伦?凯(AlanKay)话说:“认真对待软件的人应该自己制作硬件!”我们是一家软件公司,这句话也深深融入到我们的骨子里。过去几年间,我们了解了许多“基础性限制”,比如当前硬件能够为用户提供哪些功能和产品体验,而我们将致力于解除这些限制。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