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通稿 >

薛定谔的国产科幻片,《机械画皮》与《流浪地球》相差十万八千里

哪怕愿意做出头鸟的美国最大院线AMC,在对待刘亦菲主演的迪士尼公主宇宙新片《花木兰》、诺兰大神新作《信仰》等片的态度上一直很积极,却只能采用屡次调档、延期的方式,一次次挑逗北美观众本就复杂的心情。

毕竟,在要钱还是要命这档子事上,中国人还是笃信“人命关天”的古训,再看某些在“要钱不要命”的路子上疯狂试探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谁心里都该有个靠谱的答案。

当止损意味浓重的《囧妈》,借着贺岁档的余热,在网络平台热热闹闹的首映,观众们欢声雷动,院线们气急败坏,后来,来了《肥龙过江》和《大赢家》,大家的心态平和了许多。

张译主演的慢热型悬疑剧《重生》过后,轮到了《隐秘的角落》、《三叉戟》等网剧大放异彩,无论是在哪家网络视频平台上充会员,总有一款网剧适合你,更甭说那些卫视、网络平台同步播出的大热剧了。

从今年的一月份算起、刨除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拥抱网络的院线片,基本上真没有几个能拿得出手的作品。

没错,2020年新版《奇门遁甲》、《倩女幽魂:人间情》等几部作品,狠狠的打了一手怀旧牌,取得了不错的点播成绩,将网络电影票房的天花板,顶上了5300万元的大关。

不过,这几部网络电影的大放异彩,更像是在特定时间、特殊背景之下,特定条件下触发的特例。

毕竟,在海量的以《XXXX之XXXX》为片名的自制片、微电影面前,所谓“向经典致敬”、“超越经典”之类的营销话术,以及炫酷感、PS程度堪比网络游戏宣传画的电影海报,让那些热爱看电影的观众,根本提不起什么兴趣。

全球影视剧的创作和发行,都在从大屏向小屏、从院线到网络的方向上走,这是行业的大趋势,也是观众自主的选择。

即便能够充分借助这股东风,却总是想着低成本能办大事,拍出那些剧本差、台词尬、演技烂、套路老的卖肉擦边球网络电影,它也成不了乘风破浪的姐姐那那般,靠着实力逆势上扬的主儿。

看人家网剧,已经成为国内三大网络视频平台,冲击卫视垄断播出地位的“台柱子”,却鲜有几部能让人反复观看的国产微电影,在国内院线具有绝对竞争优势的大背景下,所谓“院网同步”甚至“先网后院”、“院网融合”,更像是业内人士眼中的愿景。

倒不是为了看台湾偶像言情剧起家的郭碧婷,以及爱做红烧肉的刘仪伟,而是对涉及科幻、悬疑题材的国产网络电影情有独钟。

在国外低成本电影中,科幻可以说是业内公认的以小博大的类型片题材。如何在满眼视觉特效的商业科幻大片中杀出一条血路,创意是最大的强项。

先不提那些创意惊世骇俗、成本忽略不计的《异次元杀阵》(《心慌方》)、《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单说近年来,《升级》这类硬核而复杂、具有广泛延伸性的作品,也有《匿名者》、《隐形人》、《同步》、《虚拟现实》、《无限密室》、《灭绝》这种,在特定且极端的假设之下,对社会、阶级、人性与人工智能进行的充分探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拥有一个出类拔萃的创意。

能够让人耳目一新、充满争议性的创意点,是小成本科幻电影安身立命的核心竞争力,哪怕在故事性、结构化、表演技巧、视觉特效方面,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和缺陷,却并不妨碍观众通过一部电影、一个场景甚至几句对白,进行深刻、辩证、触及灵魂的探讨。

没错,通过一部创意突出的小成本电影中,充满极端性的假设,引发出一系列深刻话题,这才是小成本科幻电影始终长盛不衰的主因。

哪怕《最后的日出》这类没人知晓、硬伤明显的国产小成本科幻微电影,我依然举双手支持,毕竟,国产科幻题材电影少之又少,像《流浪地球》这样的硬科幻更是凤毛麟角,能几年出那么一部就不错了,更多的,还是《上海堡垒》这类披着科幻外衣的偶像言情剧。

看得出来,《机械画皮》是有意拿大IP“画皮”来碰瓷儿,但绝非是《XX之XX》一类靠着蹭IP、打擦边球的妖艳套娃之作,新科导演张楠和主演兼编剧刘仪伟,希望将这部网络电影,打造成一部有骨有肉、回味深长的作品。

技术高超、理念极端的科学狂人,成功研制出了一个具有独立思维和自主意识的女性机器人,然而,为了搞懂人类最神秘的感情——爱情,以达到完全成为人类的目的。

为此,机器人不惜杀人剥皮,用真人的皮伪装自己,却因无意中闯入男主王升(段博文饰)与女友苏辛(郭碧婷饰)的感情纠葛,进而萌生了通过伪装苏辛来俘获王升感情的念头。

可以说,《机械画皮》的片名,并非有意拉大旗、扯虎皮,而是往现代科幻版本的聊斋上头使劲,机器人为了理解人类感情、融入人类社会的内在逻辑可以理解,再加上鸠占鹊巢的情节,引入了犯罪、悬疑等元素,看起来,这部网络电影与那些肉隐肉现的妖艳网大不太一样。

只是,这部想要探讨爱情真谛、玩元素混搭的网络电影,依然难以摆脱披科幻外衣、讲言情故事的问题,难以摆脱时装剧的浮夸与轻率,进而成了一部将郭碧婷作为唯一卖点的烂俗国产爱情片。

《机械画皮》中获得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想要成为真正的人,这类题材早已屡见不鲜,《皮囊之下》就是很好的正向示范。

先不说《人工智能》、《我,机器人》、《她》、《机械姬》这类经典作品,今年播出第三季的《西部世界》中,诺兰家另一位天才乔纳森·诺兰,对人工智能等话题的剖析,不可谓不深入。

与这些影视剧作品相比,这部片子对人工智能的描写,特别是机器人与人之间的理念冲突,可以用烂俗与无趣来形容,科幻基本上成了功能性的背景。

剧情层面的问题更加无法补救,或许是为了突出女主角郭碧婷,或许是为了突出文艺范儿,感情戏份磨磨唧唧,男女关系扑朔迷离,还硬加进几段动作戏,断断续续的情节和随性而为的节奏,基本上打乱了整个故事的可看性。

至于演技?浓眉大眼的段博文挺夸张,故弄玄虚的刘仪伟很稳当,至于郭碧婷,真不太习惯她的台湾普通话,本来一人分饰两角的重头戏,让人看不出个所以然,机器人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冷酷感,与女主略带感性的小女人性格,都演得缺乏层次。

真想说一句,再也不相信披着科幻外衣的国产科幻片了,又不希望漏掉好的国产软科幻片,这个矛盾的心情,犹如《机械画皮》中那个陷入混沌的女机器人。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