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通稿 >

北大教授深度分享:教育进入“龟兔赛跑” 2.0版,争论素质还是应试已无意义

但是,在 《21世纪资本论》中, 托马斯·皮凯蒂对各国历史的研究,指出这个曲线是有局限的,只能解释一个特定的时期特定的现象。

他进一步揭示财富的深层不平等,指出:资本导致的不平等比劳动导致的不平等更严重,资本所有权(及资本收入)的分配比劳动收入的分配更为集中。

劳动收入的不平等只是温和的不平等,而资本收入的不平等(如房地产和金融资产)是一个极端的不平等。

钱穆先生在《历代政治的得与失》里讲,中国的传统政治,已造成社会各阶层一天天趋于平等。中国社会自宋以下,已经造成了一个平铺的社会。

封建贵族公爵伯爵之类早就废去,官吏不能世袭,政权普遍公开,考试合条件的谁也可以入仕途。

贫寒出身,平地拔起,至多三代(富不过三,贵不过三),起先一个勤耕苦读的人出来问事,以至飞黄腾达;而他的下一代,很快又变成纨绔子弟了。

事实上,应试有其合理性,素质也有其正当性,但在现实中,它们都在教育的功利主义下被扭曲,从而出现种种问题。

激烈的竞争逻辑,将原来主张教育公平的理想主义者,变成一个个既精明又计较、虽务实却不无猥琐的教育功利主义者。

今天的基础教育不断减负,高考不断降低难度,这些改革极大地损坏了考试的权威性和严肃性,高校识别学术精英更困难了,于是出现了自主招生——企图建立新的门槛。

但在这一轮轮的改革之后,竞争的成本越来越高,不仅需要学生自身持久的专注、坚定的意志、一定的天赋,也需要他的家长精明的眼光与昂贵的投资,所有这些层层嵌套在一起,变成一场理性的经营。

家庭、学校与培训机构在教育消费逻辑下日渐趋同,共享一套相似的经营原则,围绕录取学校排名、选择专业的冷热、考生的名次、竞赛的奖项、自主招生的成绩。

2019年,某地自主招生考试场外。2019年,全国共90所试点高校有自主招生资格/中国新闻周刊

2.0版本中淡化了考试的选拔功能,主张多元选择,因此,学科竞赛、先修课程、自主招生风行。

自主招生的原意是伯乐相马,不拘一格,不料,马市突然热闹了,出现了马贩子、驯兽师,良莠不齐、真假混杂的“千里马”突然大批冒出来了。

因此, 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之争是一个虚假问题,它们真正共同的敌人是功利主义。在功利主义的侵蚀下,无论是应试还是自主招生,都被挖掘出了各种“套路”。

中国教育已经嵌套进入全球化之中,在人民对教育的多重期待中,既有平等主义的诉求,也有经营、投资乃至洗牌中产阶级策略,以及精英教育对其继承人严格的传承与庇护。

在“二代们”多元的教育期待、教育选择后,是各种社会力量在对“素质教育”的定义与博弈。

如果企图以教育公平的薄弱之力来推动社会诸多层面的公平,实现所谓底线平等,就无异于螳臂当车,而且会搅乱教育的内部秩序。

今天的精约教育,嵌套在中国当下的政治经济结构中,而博放教育则嵌入在中国当下的观念和民情结构中。

教育改革也不是简单的制度模式移植,把芬兰教育、美国教育移植就好。 教育一定是从自己的制度文化民情中真实生长出来的,我们需要尊重传统与常识。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