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通稿 >

王阳明父亲是状元,刘墉父亲谥文正,明代第一才子父亲是两朝首辅

虽然说英雄不问出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例子比比皆是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家学渊源对一个人的影响也是相当巨大的,真实历史中,很多名人的父亲也都是人中龙凤,论成就,论当世地位,甚至远胜其子。

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是公认的“历史之父”,他的著作《史记》更是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实际上,司马迁家族从先秦时期开始就世代为史官,其父司马谈更是建元、元封年间的太史令、太史公。也就是说,司马迁完全是子承父业,承袭的不仅有父亲的官职,还有父亲的志向。

其实,编修《史记》原本是司马谈的人生理想,只可惜壮志未酬身先死,接力棒这才传到司马迁手中。当初,司马迁之所以甘受腐刑侮辱,并非贪生怕死,而是为了写完《史记》全稿,达成父亲的临终遗愿。

明代心学集大成者王阳明几百年来备受世人推崇,从明穆宗到徐渭,从纪晓岚到曾国藩,从梁启超到孙中山,王阳明堪称古今名人的共同偶像,就连“日本军神”东乡平八郎都臣服道:一生低首拜阳明。

与司马迁一样,王阳明的才华与家庭影响关系极大。他出身于浙江余姚一个显赫之家,父亲王华是成化十七年辛丑科的状元,历任翰林院学士、詹事府右春坊右谕德、詹事府少詹事、礼部右侍郎,官至礼部左侍郎、南京吏部尚书。

作为大明状元,王华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他不仅自己著作等身,还参与编撰了《大明会典》、《通鉴纂要》等官修书。

王阳明在思想成就上自然是青出于蓝的,但作为状元之子,他却屡试不第,最好的一次不过考了个赐二甲进士第七人,在科考成绩上与父亲相差甚远。由于王华的状元身份,包括内阁首辅李东阳在内的很多人都寄希望于王阳明也能高中状元,但王阳明却不以为意,笑道:“你们以不登第为耻,我以不登第却为之懊恼为耻”。可见,王阳明注定是不俗的,他的思想层次自年轻时就高人一等。

杨慎位列“明代三大才子”之首,名副其实的“明朝第一才子”,一首《临江仙》更是惊艳百年:

杨慎虽然才高,官做得却并不大,他24岁状元及第,37岁便因“大礼议”事件受廷杖,谪戍于云南永昌卫,这一去就是35年,直到72岁死于贬谪地。杨慎的父亲杨廷和则不然,他年少成名,12岁中举,19岁中进士,历仕宪宗、孝宗、武宗、世宗四朝,是正德、嘉靖两朝的内阁首辅,第一权臣。

明武宗无子驾崩后,正是杨廷和拥立武宗从弟朱厚熜(明世宗嘉靖帝)继位登基。不过,杨廷和后来也因“大礼议”事件与嘉靖帝意见不合,罢归故里,继而被削职为民,71岁时死于家乡四川成都府新都。

近代以来,由于相关影视剧的热播,刘墉的名字家喻户晓。刘墉,绰号刘罗锅,清朝乾隆年间官员,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太原府知府、江宁府知府、内阁学士、体仁阁大学士等职,尤以奉公守法、清正廉洁闻名于世。另外,刘墉还是清朝著名的帖学大家,书法造诣极高,有“浓墨宰相”之称。

但是,真实历史中的刘墉,其地位和影响力都无法与其父刘统勋相比。刘墉32岁中进士,而刘统勋是25岁中进士,而且,刘统勋的官职比刘墉更有含金量,历任刑部尚书、工部尚书、吏部尚书、内阁大学士、翰林院掌院学士及军机大臣等要职。

更重要的是,刘统勋在乾隆皇帝心中的分量更重,他病逝之后,乾隆皇帝因失去股肱之臣悲痛欲绝,追授太傅,谥号“文正”。“文正”是古代文官的最高谥号,对于臣子来说,死后谥号“文正”是比生前封侯拜相更高的荣誉,是所有文臣毕生的最高理想。纵观历朝历代,共计也只有27人有幸获此殊荣,其中宋朝9人,元朝6人,明朝4人,清朝8人。刘统勋死后谥号“文正”,得以成为与范仲淹、曾国藩平起平坐的一代名臣,比刘墉的谥号“文清”不知高出多少等级。

《孔丛子·居卫》有言:“有此父斯有此子,人道之常也。”虎父无犬子,艰苦的童年固然能磨砺人的意志,但良好的原生家庭同样能够培育人的视野。除了以上四例,各位读者还知道哪些父子名人?欢迎留言讨论。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