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多处传统古建遭异地迁建:有整体保护 有水土不服

  成龙捐赠古建组装图片来源:海峡导报

  中新网北京7月17日电(唐云云)日前,成龙向福州捐赠的“客家首府”徽派古建筑开始组装,此建筑在2013年捐赠时即有争议之声,被质疑异地迁建会造成破坏。其实,国内多处传统古建都遭遇过异地迁建,命运也不尽相同。山西清代古戏台被非法擅拆后卖至广州番禺,因“水土不服”被白蚁侵蚀;婺源1800平米清代徽式古民居搬至广西;为留住“乡愁”,福建古雷50多座庙宇迁建民俗园;而无锡400余年历史古建所在区域则因面临拆迁,政府将其异地保护。

  藏书阁主体组装已基本完成 图片来源:海峡导报

  成龙捐赠“客家首府”徽派古建筑开始组装

  2013年,成龙将自己收藏的4栋徽派古建筑捐赠给新加坡一所大学。同年,他又向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捐赠了一栋徽派古建筑,这是他向内地捐赠的首栋古建筑。

  7月15日,中新网记者发现,成龙捐赠给长汀的徽派古建筑已开始组装,并作为长汀恢复重建的“卧龙书院”项目一部分。

  长汀为八闽客家首府,是客家文化的发源地,也是历经千年的唐宋古郡。自唐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始设汀州,一直是历朝历代的州、郡、路、府的治所,留存下大量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圭龙山、龙门、龙藏寨、卧龙山、龙华山、龙潭、龙首山等“龙”字号特色景观,遍布长汀各个角落。

  长汀县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管委会人士表示,当地在推进“一江两岸”、长汀古街区等项目建设的基础上,着手恢复建设“卧龙书院”项目,把成龙捐赠长汀的古建筑打造成“龙学馆”,长汀将增添又一“龙”品牌景观。“卧龙书院”项目总投资3亿元人民币,占地1.28万平方米,现已完成迎宾楼主体工程、藏经楼基础建设。

  目前,来自江西的工匠根据图纸和相应的材料编号正进行组装,工期还不好估算。

  番禺豪宅内徽派、晋派建筑群 羊城晚报记者 郑迅 摄

  山西清代古戏台疑被移至番禺豪宅 遭白蚁侵蚀

  据新华社报道,2011年,山西晋中市榆次区庄子乡六台村将村内一个被登记为不可移动文物的清代戏台拆除,并以11.6万元卖到了广州番禺。日前,《羊城晚报》记者在番禺某高档小区内发现疑似其“真身”的建筑,伫立在一座晋派大宅门口,此外该小区内还藏有一套徽派大宅。

  对比历史照片发现,这座由百年老木构筑而成的老戏台,与被倒卖的山西清代老戏台相似。守门保安称,这些徽派和晋派建筑都是老板从山西、安徽等地整套“搬过来”的,主要供小区业主参观以及作为会所之用。

  几年前多家媒体曾对小区内的这两套古宅进行报道宣传。时任该古宅项目总顾问的姜伟曾介绍,这座晋派古宅是清朝晚期的古宅建筑,是以山西大宅的形制格局为样本作拼接,里面的构件来自山西不同地方,如戏台来自于山西省榆次县,过厅来自于山西省太谷县,主楼来自于山西省祁县等。从山西到广东,古宅经历了拆卸及再组装。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拯救古建公益基金联合发起人唐大华早在两年前,就根据热心网友提供的两地清代戏台照片资料对比发现,戏台的枓栱结构、两边照壁的砖雕图案以及戏台内放置的木梁等完全相同,确实是同一座建筑。

  2013年,晋中市文物局官方微博回复唐大华,确认该戏台为2009年时登记的不可移动文物,产权归六台村集体所有,2011年该村擅自将戏台拆除,榆次文物旅游局曾责成当地乡政府监督村委立即组织修复古戏台。但时隔两年,被拆戏台不仅没有修复,反而出现在外地。

  目前这两座古宅在迁移到广州五年后“水土不服”,已被白蚁严重侵蚀,大门右侧的一处木梁后被白蚁侵蚀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坑洼小洞,徽派建筑门楼牌坊两侧甚至被凿开了两个大洞守门。保安表示,接下来两栋大宅将被拆除后重建。

  国家文物法明确规定不可移动文物不能随便迁移,不少文保爱护者呼吁文物部门应尽快查明,让古戏台早日回家。

  婺源清代徽式古民居搬至广西 骆南华摄 图片来源:光明日报

  婺源1800平米清代徽式古民居搬至广西

  据《光明日报》报道,今年4月,江西省婺源县一座面积达1800平方米的大型清代徽式古民居,被整体“搬家”到广西,在玉林市大容山国家森林公园内进行复原重建。

  这座古民居距今已有250年历史。从图纸上看,原本是五进两层木质结构,有厢房48间。12年前,它被古玩收藏者王宽买下后即被拆除,所有构建封存打包转移到广东,收藏在仓库里。2010年,广西大容山森林公园投资人买下了这座大宅。

  被拆除的大宅累计有木块2000余件、砖块12万件、瓦片16万件,这些构建全部精心打包后,从去年中秋节开始,就从广东陆续运到广西。

  古宅复原前还进行了构件维修。因历史久远,很多原始的木构件油漆掉落、木质部分损坏,经过两年多的维修,所有木构件重现辉煌的气势。而瓦片和墙体比较脆弱。经风雨侵蚀,瓦片一碰就碎,已不能收藏。这次复原的瓦片,是从江西定制的古式瓦片。原墙体由两层比较薄的青砖相夹、中间夯土,也已无法再次使用。这次复原的青砖,是从江西各地收购的同类型古青砖。

  古宅能够复原的重要原因,是它的木质结构还得以全面保留。但其木构件的完好率仅约60%,140多根顶梁柱有1/3左右要更换。王宽从内蒙古购买了数十根同等规格的木材,再按照原有木刻进行复原。卯榫结构则保证了古宅复原后与原规格一致。因为各个木构件之间都是通过在原木上开凿榫眼对接,差几毫米都不会吻合。

  王宽称,在10多年前,不管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都不够注重保护古民居。他前后拆解的10套古民居,当时都未列入文物的保护范围。政府不出钱,古民居又往往因当地继承人众多,反而无人愿意维护。如果将它们原地保护,作为收藏爱好者光出钱也“不现实”。在当时的环境下,他认为只有拆除收藏,才能保护。

  福建古雷庙宇的主体部分已完工,开始装修。 陈国财 摄

  福建古雷50多座庙宇迁建民俗园 留住“乡愁”

  福建南部的古雷半岛,近期正在进行大陆唯一的两岸石化基地建设。为了保留古雷当地传统文化和民俗习惯,古雷新港城正规划建设民俗文化园,全镇13个行政村50多座庙宇将搬迁至民俗文化园。

  古雷新港城社区筹备领导小组组长翁永金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古雷民俗文化氛围浓厚,民间庙宇、祠堂较多,为了充分尊重古雷搬迁群众的民间信仰朝拜习惯,古雷规划建设民俗文化园将古雷的庙宇统一集中管理,让都市化的新港城也能留得住乡愁。

  据翁永金介绍,民俗文化园规划用地120亩,将按照“以庙建庙”的原则进行规划建设。为了遵从村民的意愿,庙宇建设面积是根据原先古庙宇的大小、每个村的人口数量进行合理规划,同时13个行政村均成立庙宇建设理事会,由理事会统筹规划、资金管理、庙宇设计、工程监工等工作。

  据了解,古雷镇13个行政村共建有一定规模的宫庙约50多座,主要信奉道教、佛教及民间神祇等。除了杏仔村的开漳圣王庙,半湖、坡内、杏仔三个行政村和赤山脚、寮仔、下寮三个自然村搬迁来的庙宇也已经陆续开工建设。

  一位已搬迁至新港城的村民表示,民俗文化园离新港城差不多一公里的距离,庙宇搬迁以后就非常方便,不用跑二十几公里的路程到村子里面去朝拜,遇到传统节日村民也能继续参加民俗活动。

  据悉,截至今年6月,古雷新港城已有三个行政村的庙宇主体部分完工,总工程预计2016年年底竣工。

  无锡400余年历史古建异地保护

  无锡横山草堂由明代知名文学家萧涵修建,中间曾数次迁址,至今已有400余年的历史传承,其最后一次迁址重建于滨湖区雪浪街道葛埭社区烧香浜岸边。1999年,横山草堂被列入锡山区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被认定为无锡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中新网曾报道,由于无锡万达文化旅游城的建设,横山草堂所在区域处于拆迁范围,因此横山草堂也是动员搬迁的对象。对此,无锡市滨湖区政府在2013年年底委托苏州一家古建园林公司对横山草堂进行了详细的勘察测绘,编制了迁移保护方案。经过多方论证考察,当地政府准备将横山草堂迁建至雪浪山公园入口处进行异地保护。

  去年11月,横山草堂在即将迁建之时被不法分子偷拆,后犯罪嫌疑人被无锡警方刑事拘留,所涉文物的主要部构件及相关材料被追回,并得到妥善保管。

  专家:古建遭异地迁建失去本身蕴含文化 价值打折扣

  一直以来,古建筑、民居的异地迁建,都是一个受到争议的话题。不少人提出,这到底是一种保护,还是在破坏?

  据《光明日报》报道,虽然各地针对老宅动迁有保护条例出台,但一些古民居仍难改被“外迁”的命运,主要原因是有限的地方财政,无法支撑古建筑保护的巨额维护费用。同时,古民居大部分产权仍属私人所有,一些商人、民间收藏者利用当年相关保护制度和管理机制不健全的空当,向当地居民收购私人产权的古民居,大量古民居因此而流失外迁。

  “古建筑的异地复建,尽管比让古建筑在原地毁坏好一些,但也仅是权宜之计,不宜提倡更不能鼓励。”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副会长、广西民族文化保护与传承研究中心副主任廖明君认为,古建筑是一个民族文化遗产的重要载体,承载着民族的历史、建造技艺和文化记忆,是古老的民族智慧的艺术结晶。不宜过多强调因原地保护条件缺乏而提倡古建筑异地复建,而应站在民族文化遗产保护的高度,提高全社会文化遗产保护意识,从留住民族之根的重要性来重视古建筑的保护传承。

  广西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历史学博士郑维宽认为,古建筑的物化形态可以复原、重建,但是离开了建筑原先的地理环境和文化土壤,再怎么“原汁原味”地复原,也失去了它本身蕴含的文化,就难以理解地理环境对民居建筑的作用机制,其历史文化价值也就大打折扣。“国家应出台措施,对包括徽式古民居在内的中国传统古建筑进行地域性保护,而不是仅限于保护其中的个别建筑。”郑维宽说。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