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战斗民族的第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巴甫洛夫

巴甫洛夫很忙,巴甫洛夫正在死亡,这是他留给世界的临终遗言,平和,没有一丝一毫的焦躁不安,仿佛死亡不过是一件,司空见惯的日常琐事,在死神即将降临的那一刻,他也在密切关注着生命流逝之时,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变化,在不断地向助手,口授生命衰变的感觉,死亡的体验只有一次,他要为一生挚爱的科学,留下作为生理学家最崇高的贡献,对于巴甫洛夫而言,科学需要人的全部生命,所以87年的人生,从踏入科学领域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

这是一场追逐时间的征程,只有拼尽全力才会无愧于心,才会完成一个科学家的最高使命,毋庸置疑,巴甫洛夫做到了,作为生理学和心理学,双重领域的科学巨璧,他的成就独领风骚百余年,在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1849年9月26日,巴甫洛夫出生在,俄国中部小城梁赞,他的父亲喜欢看书,受到父亲的影响,巴甫洛夫自小就看了许多书籍著作,成绩优异。

1870年,21岁的巴甫洛夫和弟弟一起,考入圣彼得堡大学,先入法律系,后转到物理数学系自然科学专业,但奇怪的是,巴甫洛夫似乎对所学专业兴致不高,前两年表现得很是平凡,直到大三,上了齐昂教授所开授的生理学后,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点,生理学和实验,从此以后,他便开启了开挂般的人生,大学期间他和弟弟,虽然学习优异,并年年获得奖学金,但生活还是比较清贫,需要给别人做家教,才能维持日常生活。

为了节省车费,他们每天都要步行走很远的路,巴甫洛夫在大学里,以生物生理课为主修,学习十分刻苦,他不懂就问,每次手术都做的又快又好,渐渐有了不小的名气,1874年,在齐昂的指导下,他和同学阿法纳西耶夫完成了,第一篇科学论文《论支配胰腺的神经》,获得研究金质奖章,因为在生理学上投入时间太多,大学最后一年,他甚至主动要求留级,1875年,巴甫洛夫获得了生理学学士学位,1878年,巴甫洛夫将目光聚焦到了。

血液循环和神经系统作用的问题上,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神经系统对于许多器官的支配作用,和调节作用尚且不甚明晰,可以说几乎是一团疑云,困难重重,在这样一个极端恶劣的背景下,巴甫洛夫依然选择了迎难而上,坚持研究,不久之后,他便发现了温血动物的心脏,有一种特殊的营养性神经,这种神经只能控制心跳的强弱,而不影响心跳的快慢,他给其命名为“巴甫洛夫神经',自此,生理学一个全新的分支,神经营养学便这样诞生了,巴甫洛夫作为这一发现的创始者,撰写了《心脏的传出神经支配》。

从而收获了帝国医学科学院的,医学博士学位,讲师职务以及一枚金制奖章,随后的时间里,他慢慢不再局限于,心脏领域的相关研究,而是转身投入到了,人体的消化系统,1888年,巴甫洛夫正式开始了,消化生理的研究实验,他不再像往常一样,使用麻醉的动物做急性实验,而是转向观察健康动物,在慢性实验中的生理变化过程,同时还创造了多种外科手术,把外科手术引向整个消化系统,彻底理清了神经系统,在调节整个消化过程中的主导作用。

1901年巴甫洛夫在研究狗的消化腺分泌时,意外发现了条件反射,他用手术刀,在狗的腮部唾腺位置,连接了一根导管来引出唾液,同时开始用精密仪器记录,当给狗食物时其唾液分泌的滴数,正是在这样一个实验过程中,巴甫洛夫不经意发现,除了食物以外,送食物的人员或者他的脚步声,都会引起狗的唾液分泌,他将这一现象命名为‘条件反射',两年后,巴甫洛夫在马德里的,国际医学年会上,宣读了他的实验和研究报告,认为条件反射是高等动物,和人类对环境。

次年,诺贝尔奖基金会,将该年度的生理学和医学奖金,授予巴甫洛夫,巴甫洛夫成为,俄国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他所做工作的重要性,远远不是一个奖项所能评估的,那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于高级神经活动,有了准确客观的描述,自此探索神经活动的窗口被开启,研究人类大脑皮层复杂的,高级神经活动有了全新的思路,其实,除了作为生理学家的身份之外,巴甫洛夫还是一位心理学家,从关于条件反射的研究开始,巴甫洛夫便在心理学研究领域。

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到后来成功划分了,高级神经活动类型之后,他在心理学界的名气,更是日嚣尘上,然而有趣的是,巴甫洛夫并不愿意,成为一名心理学家,他甚至于十分鄙视心理学,反对过分强调“心灵','意识'这些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东西,将他推向心理学领域时,他的内心依旧极为排斥,直到晚年时期才有所缓解,八十岁的巴甫洛夫松口表示,只要心理学,是为了探讨人的主观世界,自然就有理由存在下去。

巴甫洛夫的一生粗枝大叶的起居,与谨小慎微的研究交相辉映,令人惊叹,他的眼睛看不见人情世故,看不见尘世琐碎,触目所及皆是科学的影子,生命的每一刻,都应当与科学相伴左右,那一腔满满当当的热快,直到死亡来临,依旧存在于他的身上,也许,死亡从来都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生命的升华。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