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道德永远是个「难题」

在《蝙蝠侠:黑暗骑士 》中,小丑劫持了两艘紧急疏散城市人口的渡轮,一艘船上是普通公民,另一艘船上是囚犯。

他分别给了两位船长一个遥控器,遥控器控制着另一方船只底近百只油桶上的炸弹的引爆,小丑通过广播向两艘船上的人说出了他的这个『 社会实验 』:在12点,他将会引爆两艘船,但在这之前,如果有一方引爆了另一方的船只,那这艘船上的人就能活命。

就这样,诺兰把哲学史上著名的电车难题,搬到了商业电影的荧幕上:一辆电车即将撞上两群人,一边人更多,一边人更少,你手里掌握着决定电车方向的轨道控制器,你会如何选择?

在这部电影中,虽然选择权到了这两群人手里,但其本质都是一样的——电车难题要我们在多数和少数之间做选择,小丑要我们在罪犯和普通公民之间做选择,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人的生命的价值,可以拿来论斤论两的计算和比较吗?

在这两艘船上,罪犯所做的一切带来的伤害已经铸成,而普通公民一直都在工作纳税为社会做贡献,从功利主义(准确来说,应该是“效用主义”,功利这个词给人一种唯利是图的误解,而这个概念强调的应当是“效用”)的角度出发,如果非得选择,我们也许会更支持引爆罪犯船上的油桶;当我们不得不做出搬动电车轨道车闸的决定,即使知道少数人并不比多一点的人价值更低,我们还是会选择多救两个人。

很多人可能觉得这样做并不好,但这样的决策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每天都在上演,特别是在公共决策领域,牺牲少数永远是不二之选,这虽然是某种无奈,但两害相全,取其轻才是促进社会发展的长久之计。

那对于那些少数者或者不幸的人来说,这是公平的吗?肯定是不公平的,罪犯正在以社会认同的方式接受惩罚,电车轨道上少数的一群人在意外之中也就成了少数,但谁能料到这会让自己摊上这样的麻烦?

现在,让我们变化一下视角,把电车难题看成一个比喻,我们仍然从功利主义的角度出发,选择救多数人。

然后,我们把迎面驶来的电车看成是这个社会当中一些残酷的现实,;把那些幸运的成为多数的一群人看成是生在普通或者富裕家庭,天生身体健壮或智力超群的人,或者运气很好的人……

没错,而那些不幸成为了少数的人,就成为了受贫困和疾病折磨,总是碰到坏运气的人。我们会发现,其实,这个世界从来都是『 不公平 』的。

但是,这种『 不公平 』,却又是最大的『 公平 』:家庭的财富,优秀的基因和好的成长环境,以及好运,都是上帝赐予的『 红利 』,他们拥有这些东西,自然应该享受。自己手里的蛋糕,哪里有不能吃的道理?

我们所理想的那种道德,并不存在,正如哲学家穆勒谈到的,要讲绝对的道德,那开车也应当被禁止,因为车祸的发生概率是很高的,时至今日,全球每天都有3500人因交通事故死亡,这当中无辜的路人和乘客比例难道会小?

但是,我们仍然在继续修路造车,因为其经济效益是不可忽视的,这不也正像我们面对的各种困境本身吗?我们一直都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这些现实所带来的无奈,其实正像我们所面临的道德难题一样,我们无法改变什么,即使做出了选择,也无法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好的,因为我们以为的那个绝对公平,永远有最优解的世界,根本不存在——对待这些东西,我们只有live with it ,忍受。

在《读书是件危险的事》这篇文章中,笔者曾和大家交流过有关安·兰德的『 理性利己主义 』伦理学,从这个视角下分析,其实我们所有的道德行为都是自利行为,即使仅仅是因为做了这件事能感觉到快乐,也是利己,当然这同时也利他了。

不要认为自利是坏事,我们没有把自己所有的吃穿用度捐到非洲去,没有四处主动寻找需要帮助的人奉献牺牲,难道不是因为自利吗?自利,是生存的基本。

当然,我们也讲道德,但是,不要忘记,道德不等于牺牲,很多时候,道德是一种权力而不是义务,力所能及的帮助是我们赞颂的,但是不应该强制要求,因为正像我们在第一个小节中看到的,无奈永远存在,我们不是世界的主宰。

而所谓的『 大德 』,像墨家那样的『 兼爱 』,或者边沁所主张的『 最大多数的幸福 』,不过是一个幻想,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多,我们没有办法全部照顾到。

并且,快乐和痛苦并不会互相抵消,因车祸不幸截肢的人,你再如何帮助,也不会改变很多东西;用尽全力资助贫困学生,反而可能造成其不思进取甚至勒索——我们没办法,也不应该对别人的人生负责。

孟子曾批评墨家『 墨氏兼爱,是无父也 』,和你更亲近的人为你付出了更多,你回报以更多的关心,这才是道德,对每个人都相同的爱,对所有人都没有区别,反而是道德的沦丧。

虽然思想家们对道德这个话题做了很多思考,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不管你学习了再多的东西,受到了再多的教育,到了要选择的那一刻,我们依靠的可不是这些规定和原则,而是结合当时情景具体决策。

比如,假设你是完完全全的功利主义道德者,当电车轨道的闸刀到了你手里,如果你突然发现那一小群人都是科学家,或者你的某个亲人在里面,也许你的决策将会很不同。

此外,道德其实也是一种习俗,会随着社会历史和文化变化,在古代中国裹小脚是道德,在今天却被斥责,道德从来都不是普遍恒常的东西。

但这并不是说道德是相对的,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但却能有相同的种类的很多片树叶,全球化之下,今天世界的道德词汇和认知多来自西方,这在某种程度上带来了不少的共识,虽然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解读,但基本规范却都是相同的。

对于生活在一个具体的国家的人来说,接受的道德规范自然有不同,其实我们能发现,这些道德背后,其实是法律,暴力机关以及社会风俗共同在起作用。你怎样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社会的规范和习俗是怎样的。

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某种无奈,因为有的人可能发现因为自己特殊的一些经历和阅读体验,发展出了和整个社会整体认知稍有不同的道德观,有的时候往往会陷入困惑当中。

但这种困惑,其本质和我们所的面对道德困境没有不同,现实的复杂性同我们的简单的信念的冲突是永远存在的。道德永远是个难题,对待我们生活中发生的一切,千万不可妄自给出“标准答案”。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