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追其行 引其趣 启其蒙

人生就像一部电影,即便是回放,也只能是回忆。能把最精彩的部分留给后人,即使过去很多年,它依然满满当当,依然断不了、舍不下、离不开。通过这部电影,读懂思想之精华,传承文化之伟大。

送走诗情画意的五月,迎来流光溢彩的六月,今天正值“六一”儿童节,让我们带上童真与雅趣,一起回味陈鹤琴“活教育”的思想旅程吧!

6月1日晚8点15分,由贵州电视台科教频道播出纪录片《中国幼教之父——陈鹤琴宣传片》准时开始,老师及家长们跟着纪录片走进接地气的“全民偶像”陈鹤琴,伴随着主题的鲜明、铿锵有力的画外音,纪录片分别介绍了我国新教育事业的先驱者、现代幼儿教育的奠基人陈老先生的生平经历和思想理论。大自然和大社会的教育思想;如何通过“活教育”的理论来进行实际教学等角度娓娓道来,带领着我们走进陈鹤琴的世界。

中国是教育大国,诞生了无数的教育家。众多教育家中,我最敬仰的便是陈鹤琴,我将他的教育思想作为精神食粮,对于追慕的完美“偶像”,有多少人笔下曾经这样写到,他除了热情、真挚、豁达,拥有教育家的真性情之外,他仍有精明、缜密的一面。潘菽先生用“不失赤子之心”来形容陈鹤琴先生,他用808天来记录自己儿子的成长,并从心理学的角度逐一分析,原因简单明了,就是以此为乐,以此做教育。想必大多幼教老师和我一样,都是陈老的粉丝,对陈老充满了仰慕之心。

如今风靡幼教界的“活教育”便是出自陈老的教育思想,在《陈鹤琴全集》中写到活的教学方法也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做中教,做中学,做中求进步”。指明了教育要边做边教,边做边学,并从中不断进步,每个人面对不同的孩子,不同的环境,都需要根据某一教学线索脉络整理,需要打破标签化和传统的教学方法,通过将大自然大社会与孩子贯通起来,从孩子身上看到读、思、用相结合,得出不同的感受,碰撞出真知灼见。

在一次教学中,一大早窗户上趴着一只蜗牛,早到的几个孩子觉得新奇,为了能近距离和这位“不速之客”交流,孩子们搬来了小椅子,站在椅子上静静观察着它的一举一动。轻声讨论“它是怎么来我们班的?它为什么会有两对触角?我怎么看不见它的眼睛和鼻子呢?它是不是拉大便在我们班的窗台上了(孩子们发现窗台上有黑色的不明物体)........随着同伴们陆陆续续的到来,讨论的队伍越来越大,疑惑也越来越多,对着这位“客人”问什么的都有。

由于下雨不能外出活动,我便利用这段时间与孩子们共同讨论他们所提出的一系列问题。我:“蜗牛的背上为什么会有一个壳?”子炎:“那是他的家,每次当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它就会躲在自己的家里。”我:“蜗牛为什么会有两对触角?”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利用班上的一体机查询了相关视频资料。并知道蜗牛的触角是用来感知外界环境的器官,蜗牛头上的两对触角,一对长一对短。长触角上的两个黑点是眼睛,不过视力不太好,幸亏这对触角能伸缩自如,探索前进,帮助眼睛了解周围的情况。短的一对触角还起着充当鼻子的作用,它可以闻到气味。芝涵:“老师,蜗牛是不是拉大便在我们班的窗台上了?”为了证明蜗牛的清白,我便根据孩子们所提出的问题当场百度,以图片的展示替蜗牛洗清了“冤屈”。

针对孩子们的提问,我和孩子们共同商议,共同查资料,一一解惑。孩子们对蜗牛的认识、生活习惯、以及延伸到我们要有保护野生动物的责任。一个小时我们丝毫不觉得疲惫,兴趣浓厚,师幼互动,一幅和谐温馨的画面。

我想,这便是“活教育”的最佳表现,这样充满艺术教育的理念值得我们每个人去学习,特别是陈老在病危已不能说话时,他还用笔写下了:“我爱儿童,儿童也爱我”字时,这种魅力吸引着我去读他、去了解他。在与陈老的对话中感悟生命之光,用陈老对教育的传记触发内心,用他的这些教育思想激励我们的人生,督促我们不断求索,冲向波涛,驶向未来,去探寻生命的宽度、广度和高度,在有限的人生中寻找无限的价值。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