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教育部明确惩戒权包括罚站、跑圈、面壁等,“憋屈”教育或告终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自古以来我国就有尊师重教的传统美德,我们也一直奉行“严师出高徒”的教育理念,“戒尺教育”盛行了几千年,多数家长是认可的,效果也很显著。然而近些年来,《教师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有明确规定,教师不得以任何形式体罚学生,学生和家长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烈,导致教育陷入一种怪圈,那就是对于违反纪律的学生老师没法管、不敢管,稍有不慎便会引来一场灾祸,老师们确实被吓怕了。

比如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日照市五莲二中的杨守梅老师“体罚”学生事件,据网络消息称,杨老师只是恨铁不成钢,用书本敲打了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结果被学生家长揪住不放,又是索要巨额赔偿费,又是到教育局投诉 ,要求教育局开除这位老师。恨不得把杨老师打入十八层地狱,结果教育局来了个“三连杀”:扣发一年的绩效工资,责成学校在2019新学年不再与涉事教师签订聘用合同,且记入征信黑名单。这样的处罚对于一名普通教师来说简直招招致命,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最终迫于舆论压力撤销了这个处罚决定。白岩松在央视节目中谈到,跪着的教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呼吁给予教师适当的惩戒权。

一语中的,如果老师没有任何惩戒权,对于犯错学生毫无办法,学生们一个个都是“小皇帝”,说不得碰不得,只能放任自流,那么我们的教育将走向何方?

曾经和学生们聊过这个问题,也问过自己孩子的感受,虽然他们对于严厉的老师很害怕,甚至有时不太情愿上他们的课,可在他们心底,最喜欢的还是教学严厉、管理严格的老师,而对那些过于温柔的老师,他们嘴上说喜欢,其实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不认同,觉得老师太温柔会管不住学生,成绩自然就不会太好。这样的现状告诉我们,教育只一味委曲求全,包容忍让是不行的,必要的时候,适当的惩戒必不可少。

这个“适当”如果把握得不好,仍难以取得预期的效果。重一点学生家长不愿意,社会不许可,也有可能引起意想不到的伤害;轻一点则可能是隔靴搔痒,学生置之不理,完全没有惩戒效果。

对有些孩子来说,老师的批评就很凑效,他们脸皮薄爱面子,老师轻轻的一声责怪可能就会让他们立即纠正自己的错误。而对那些顽劣的孩子,语言批评简直就是耳旁风,没有任何威力,照样我行我素。

如果没有一些实质性的“惩戒”内容,恐怕这类孩子是很难管理好的。比如上课不认真听讲,作业不能及时交,该掌握的基础知识不去掌握,这样的孩子只口头批评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必须通过实际行动来进行教育,比如上课做小动作、打瞌睡,就要及时罚站,不然课堂纪律就会被扰乱,影响的是全班同学。再比如,违反班规与人打架斗殴,就需要做深刻检讨,甚至在操场上罚跑圈等。

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老师们变得小心翼翼,因为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惹火上身,谁也不想由于惩戒学生而被举报,被处罚,那将是工作中的一个污点。所以大家都战战兢兢,对学生不敢管,不知道如何管,甚至有些学生反尔仗着“不能体罚学生”变本加厉,不尊重老师,侮辱老师的行为也时有发生。这样的“憋屈教育”实际效果如何,大家可想而知。

教育部公布的《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里提出,“惩戒”包括点名批评;口头或书面检讨;适当增加运动;罚站或面壁反省(不超过一节课);暂扣违纪物品;课后留校教导等。

看到这些规定,教师似乎可以松一口气了,但是我们也不能高兴得太早,细则虽然出台了,具体操作起来还是很麻烦的。如果某学生由于正常的“惩戒”而想不开做出了什么过激的行为,学校和老师需要不需要负责?这是非常严峻而现实的问题,恐怕需要法律条文来解释,否则“惩戒权”依然是一纸空谈。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