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他们是远征军,但他们同样是民族英雄

只不过,有些时候我们做的还不够,在全国人民都知道抗日战争的时候,却对中国远征军知之甚少。

他们的故事值得被铭记,他们的历史不该被遗忘,或许纪录片《发现少校》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发现少校》中的少校,指的是时任国民革命军新六军40团第一营少校营长赵振英,他的一生,精彩非凡。

历史是中印缅战区保卫战(远征军战役)、1945年9月9日中国国民政府在南京接受日本的投降,迫害即十年动乱。

由于历史原因,这两段历史的资料很少,多亏了抗日名将潘裕昆的外孙晏欢,才发下了这位少校以及他的战友们的故事。

在历史教科书上,远征军入缅作战也只是寥寥几笔,可是在历史战局上,中印缅战区几乎决定了抗日战争能否胜利。

因为据日本的计划,先是征服中国作为补给地,而后切断四周的补给线,占领整个亚洲,与欧洲战区汇合,称霸全世界,其中最重要的线路就在中印缅战区。

然而国内的资料过少,他们只能上外网,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叫尼尔·葛顿南的美国人为纪念父亲约翰·葛顿南少校二战时来华参战而建立的网站。

一是小红本,上面有当年中国陆军新编第六师所有军官的签名;二是新六军和美国盟军在南京的一张合影。

合影上面的许多人早被历史遗忘,但晏欢发现了背后的历史价值,他希望借助网络的力量找到照片上的人和那些签名的人。

2008年初春,一通来自北京的电话惊醒了晏欢,电话那头的人说自己的父亲是签名的一员,名叫赵振英。

一开始晏欢并不相信,毕竟都过去六十多年了,那些老兵应该早已不在人世,这一定是有人恶作剧。

抗日战争刚爆发时,老人才二十多岁,和当时的许多年轻人一样,赵振英离开了北京,立誓将日寇赶出中国。

他先后在湖南、四川、广东、云南等地作战,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波又一波,但他依旧没有被战争屈服。

27岁时,已经是营长的他,跟随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与他的军长廖耀湘出生入死,枪林弹雨。

他们被安排负责日军在南京受降仪式的警卫工作,在参战部队眼中,这可是中国参战军人的最高荣誉。

六十年后的2005年,举行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活动时,赵振英在新闻看到了这段历史,他向儿子谈起却无人相信。

因为此前的几十年来,他从未对任何提及此事,因为这段历史,让他半生都生活在屈辱和迫害中。

他的妻子因是反革命家属同样难逃处罚,被下放到河南农村,白天打扫卫生,晚上挨批斗。

一天下来,还是没有资格回家休息,必须睡在铺满大字报的露台上,天冷了得不到被子,只能靠大字报御寒。

在监狱服刑时,赵振英收到了妻子的离婚协议书,他很清楚妻子的处境,只有这样做,她才能少受点苦。

后来参加了工作,即使到了退休的年纪,他依旧不肯罢休,直至反革命的帽子被摘掉,他才决定退休。

他们都是抗战老将,不论是立场如何,他们都经历了十四年抗战、四年解放战争、三年困难时期与十年动乱。

因为参与过警卫工作,他就被迫坐牢,受折磨,所以他总认为这是一段丑历史,谈不上光荣。

纪录片结尾时,赵振英老人哽咽的说到:“我跟你们说实在的,我不愿留在这大地上,因为这大地对我实在太,怎么说呢,太苛了”

他们是英雄,他们本该手捧鲜花,接受我们的尊敬,可他们却连说出自己故事的勇气都没有。

我们常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但历史常常告诉我们的却是,人类从不会因历史而记住教训。

《发现少校》里,有一句这样的开场白:“历史就像陈年胶片,免不了灰尘和刮痕,甚至断裂。”

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我们要将胶片上的灰尘掸去,将刮痕抚平,将断裂修复,因为历史的胶片上,承载的不仅仅是老兵的荣耀,更是一个民族的尊严。

这些英雄大都是从乡土走来,背负着复兴中华的重任,在战场上,和敌人浴血奋战,将生死置之度外。

可他们的晚年却没有老婆孩子热炕头,反而是孤独伶仃,被时间慢慢冲刷,直至被后代遗忘。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