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甬舟一体化提速:大都市区“产城人路”大融合

5月6日,宁波市公安局发布《关于全面放宽我市落户条件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明确给予一个海峡之隔的舟山市户籍人员迁移户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区户籍等同于宁波市区户籍,舟山县市户籍等同于宁波县市户籍。

从规划战略来看,除了甬舟外,包括杭绍甬、嘉湖、衢丽花园城市是浙江省今年着力推进的四大都市区建设,浙江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4月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浙江将推动资源要素向四大都市区集聚。除了进一步放开放宽城镇落户条件外,浙江省还将以政策推动建设用地、用海资源向大都市区特别是中心城市集中倾斜。

那么,在甬舟一体化方面,资源要素如何集聚?除了户籍制度的变化,甬舟两地当前在交通、产业、港口方面又呈现了怎样的融合趋势呢?

5月6日,宁波市公安局《关于全面放宽我市落户条件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指出:“为进一步优化我市户口迁移政策,放宽落户条件、降低落户门槛,更大力度集聚人口,特此发布《通知》。”

该《通知》显示,宁波放宽了“高层次人才专户B类家庭户”设立条件,放宽居住就业落户条件,放宽投资创业落户条件;并放宽社保缴纳条件,社保缴纳年限累计的范畴由“在宁波缴纳”放宽至“在浙江省内缴纳”,即在省内其他地市缴纳的社保可纳入宁波累计缴纳年限。

值得关注的是,《通知》明确给予舟山户籍人员迁移户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区户籍等同于宁波市区户籍,舟山县市户籍等同于宁波县市户籍。

舟山一市民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一政策出台,当前对人员流动入职是一个利好政策,此外,大家谈论最多的是孩子的就学问题。

此前有媒体报道指出,户籍往往和子女教育、购房门槛、养老待遇等居民生活息息相关,已经推出“户籍同城化”政策的城市,主要目的是为了减少户籍对异地生活、工作的束缚,推进两座或多座城市的一体化发展。

宁波市政府官网披露,截至2019年底,宁波市拥有户籍人口608.5万人,其中市区300.9万人。年末全市常住人口为854.2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即城镇化率)为73.6%。2019年宁波市迁入人口65642人,迁入率为10.8‰。迁出人口23145人,迁出率为3.8‰。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曾多次前往舟山采访,舟山多离岛,孤悬东海,通往舟山的交通或走舟山跨海大桥公路或以飞机为主,尚无铁路通达。

甬舟铁路是目前推动甬舟一体化的重要交通项目。据了解,甬舟铁路设计全长77公里,西起宁波东站,经宁波市鄞州区、北仑区,新建海底隧道至舟山市金塘岛,新建跨海大桥至册子岛及本岛,终于舟山市定海区白泉镇,采取“桥梁+隧道”组合方式。

事实上,甬舟铁路的战略地位并不仅仅局限于甬舟一体化。于浙江省而言,甬舟铁路是浙江省“十三五”时期规划建设的重大战略平台之一“义甬舟开放大通道”的其中一个项目,义甬舟开放大通道的建设,将义乌和宁波舟山港连接起来,建立起“买全球、卖全球”的贸易格局,成为连通宁波舟山都市区和金义都市区的经济走廊、开放走廊。

于长三角一体化的层面来看,甬舟铁路还是长三角一体化背景下沪舟甬跨海通道的重要工程之一。据浙江省交通运输厅网站4月20日公布,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印发了《长江三角洲地区交通运输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规划》,连接上海、舟山、宁波的“沪舟甬跨海通道”写入其中。

据了解,沪舟甬跨海大通道为公铁两用,主要分为上海段、岱山-洋山段、舟山本岛-岱山段和甬舟段。甬舟段由甬舟高速公路、甬舟高铁、甬舟高速公路复线3个项目构成。总里程160公里,总投资1000亿元。可以说,沪舟甬跨海大通道一旦打通,宁波、舟山诸岛、上海如这一链条上的明珠,被一一串联起来,将大大缩短上海与舟山、宁波之间的交通距离,推动大都市圈建设集聚。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秦诗立在接受《浙江日报》采访时表示,过去,创新能够由某一个企业或者某一个县域经济体完成,但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已难以由一个城市独立承担,需要周边城市紧密协作、优势互补。浙江省建设大都市区和一体化是相辅相成的,一定程度上讲,都市区化也是浙江省推进区域一体化的主形态。

同时,《浙江日报》4月底报道,2020年,围绕大都市区建设,浙江省将推进一批一体化先行区建设,其中包括在金塘、六横板块选择合适区域先行启动甬舟一体化合作先行区建设。

从城市禀赋而言,宁波是浙江的制造业强市,宁波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宁波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985.1亿元,同比增长6.8%,增速高于全国0.7个百分点。人均GDP为14.3万元,合2.1万美元。

2019年8月宁波市公布了宁波市企业百强榜单。榜首夺魁的是镇海炼化,《宁波日报》彼时报道称,连续15年蝉联第一的镇海炼化去年(注:2018年)营收达1137.87亿元,增加106.10亿元,增幅达10.28%。不过,透过榜单可以看到,紧随其后的雅戈尔、奥克斯、金田投资、吉利汽车、均胜电子等千亿级工业龙头培育企业与镇海炼化的差距正逐步缩小。

再来说一下舟山,近期舟山市公布了2020年一季度数据,事实上受疫情影响,多地政府一季度GDP或多或少都受到冲击,而舟山市却呈现了逆向增长的势头,舟山市统计局初步核算,舟山市地区生产总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0.3%。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下降2.5%,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长34.3%,第三产业增加值下降1.7%。

舟山市统计局总统计师张荣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绿色石化基地项目一期实现全面投产,一季度产值占舟山规上工业比重近一半,拉动整个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7%,是今年一季度经济逆势飞扬的重要增量。

绿色石化基地生产所需的原油进口也拉动了舟山外贸进出口、港口货物吞吐量的快速增长。数据显示,一季度舟山油品进口总值增长了2.9倍;石油天然气吞吐量增长了52.9%。

石油,大宗之王,它背后又与炼化、港口、金融等产业息息相关。舟山和宁波在石化产业都有优势,且宁波舟山港为两城提供了优质的港口资源。舟山港是干散货运输集中的港口,所辖皆在舟山市的浙江自贸区更是提出了要打造“油气全产业链”,力图形成油气产业集聚。而宁波外连东海、内承陆地,今年1月初挂牌成立了浙江自贸区宁波联动创新区,立足于浙江自贸试验区的定位,宁波联动创新区提出了将围绕“三中心、一示范区”的功能定位,即国际油气资源配置中心、新型国际贸易中心、全球新材料和智能制造科创中心及全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

另据《浙江日报》报道,甬舟两地正在共同努力,积极谋划推进甬舟合作区建设,共建国家级绿色石化基地,搭建长三角LNG综合服务平台,打造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产业链等产业合作平台,共同打造港口一体化2.0版,提升开放优势联动。

而脱离省域概念,甬舟一体化背后是长三角一体化的国家战略,舟山的资源禀赋+宁波的制造业禀赋+上海的金融禀赋,三座海港之城如何做到高效补益,或许是一体化背景下需要修炼的内功。

5月6日,宁波市公安局发布《关于全面放宽我市落户条件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明确给予一个海峡之隔的舟山市户籍人员迁移户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区户籍等同于宁波市区户籍,舟山县市户籍等同于宁波县市户籍。

从规划战略来看,除了甬舟外,包括杭绍甬、嘉湖、衢丽花园城市是浙江省今年着力推进的四大都市区建设,浙江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4月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浙江将推动资源要素向四大都市区集聚。除了进一步放开放宽城镇落户条件外,浙江省还将以政策推动建设用地、用海资源向大都市区特别是中心城市集中倾斜。

那么,在甬舟一体化方面,资源要素如何集聚?除了户籍制度的变化,甬舟两地当前在交通、产业、港口方面又呈现了怎样的融合趋势呢?

5月6日,宁波市公安局《关于全面放宽我市落户条件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指出:“为进一步优化我市户口迁移政策,放宽落户条件、降低落户门槛,更大力度集聚人口,特此发布《通知》。”

该《通知》显示,宁波放宽了“高层次人才专户B类家庭户”设立条件,放宽居住就业落户条件,放宽投资创业落户条件;并放宽社保缴纳条件,社保缴纳年限累计的范畴由“在宁波缴纳”放宽至“在浙江省内缴纳”,即在省内其他地市缴纳的社保可纳入宁波累计缴纳年限。

值得关注的是,《通知》明确给予舟山户籍人员迁移户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区户籍等同于宁波市区户籍,舟山县市户籍等同于宁波县市户籍。

舟山一市民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一政策出台,当前对人员流动入职是一个利好政策,此外,大家谈论最多的是孩子的就学问题。

此前有媒体报道指出,户籍往往和子女教育、购房门槛、养老待遇等居民生活息息相关,已经推出“户籍同城化”政策的城市,主要目的是为了减少户籍对异地生活、工作的束缚,推进两座或多座城市的一体化发展。

宁波市政府官网披露,截至2019年底,宁波市拥有户籍人口608.5万人,其中市区300.9万人。年末全市常住人口为854.2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即城镇化率)为73.6%。2019年宁波市迁入人口65642人,迁入率为10.8‰。迁出人口23145人,迁出率为3.8‰。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曾多次前往舟山采访,舟山多离岛,孤悬东海,通往舟山的交通或走舟山跨海大桥公路或以飞机为主,尚无铁路通达。

甬舟铁路是目前推动甬舟一体化的重要交通项目。据了解,甬舟铁路设计全长77公里,西起宁波东站,经宁波市鄞州区、北仑区,新建海底隧道至舟山市金塘岛,新建跨海大桥至册子岛及本岛,终于舟山市定海区白泉镇,采取“桥梁+隧道”组合方式。

事实上,甬舟铁路的战略地位并不仅仅局限于甬舟一体化。于浙江省而言,甬舟铁路是浙江省“十三五”时期规划建设的重大战略平台之一“义甬舟开放大通道”的其中一个项目,义甬舟开放大通道的建设,将义乌和宁波舟山港连接起来,建立起“买全球、卖全球”的贸易格局,成为连通宁波舟山都市区和金义都市区的经济走廊、开放走廊。

于长三角一体化的层面来看,甬舟铁路还是长三角一体化背景下沪舟甬跨海通道的重要工程之一。据浙江省交通运输厅网站4月20日公布,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印发了《长江三角洲地区交通运输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规划》,连接上海、舟山、宁波的“沪舟甬跨海通道”写入其中。

据了解,沪舟甬跨海大通道为公铁两用,主要分为上海段、岱山-洋山段、舟山本岛-岱山段和甬舟段。甬舟段由甬舟高速公路、甬舟高铁、甬舟高速公路复线3个项目构成。总里程160公里,总投资1000亿元。可以说,沪舟甬跨海大通道一旦打通,宁波、舟山诸岛、上海如这一链条上的明珠,被一一串联起来,将大大缩短上海与舟山、宁波之间的交通距离,推动大都市圈建设集聚。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秦诗立在接受《浙江日报》采访时表示,过去,创新能够由某一个企业或者某一个县域经济体完成,但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已难以由一个城市独立承担,需要周边城市紧密协作、优势互补。浙江省建设大都市区和一体化是相辅相成的,一定程度上讲,都市区化也是浙江省推进区域一体化的主形态。

同时,《浙江日报》4月底报道,2020年,围绕大都市区建设,浙江省将推进一批一体化先行区建设,其中包括在金塘、六横板块选择合适区域先行启动甬舟一体化合作先行区建设。

从城市禀赋而言,宁波是浙江的制造业强市,宁波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宁波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985.1亿元,同比增长6.8%,增速高于全国0.7个百分点。人均GDP为14.3万元,合2.1万美元。

2019年8月宁波市公布了宁波市企业百强榜单。榜首夺魁的是镇海炼化,《宁波日报》彼时报道称,连续15年蝉联第一的镇海炼化去年(注:2018年)营收达1137.87亿元,增加106.10亿元,增幅达10.28%。不过,透过榜单可以看到,紧随其后的雅戈尔、奥克斯、金田投资、吉利汽车、均胜电子等千亿级工业龙头培育企业与镇海炼化的差距正逐步缩小。

再来说一下舟山,近期舟山市公布了2020年一季度数据,事实上受疫情影响,多地政府一季度GDP或多或少都受到冲击,而舟山市却呈现了逆向增长的势头,舟山市统计局初步核算,舟山市地区生产总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0.3%。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下降2.5%,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长34.3%,第三产业增加值下降1.7%。

舟山市统计局总统计师张荣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绿色石化基地项目一期实现全面投产,一季度产值占舟山规上工业比重近一半,拉动整个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7%,是今年一季度经济逆势飞扬的重要增量。

绿色石化基地生产所需的原油进口也拉动了舟山外贸进出口、港口货物吞吐量的快速增长。数据显示,一季度舟山油品进口总值增长了2.9倍;石油天然气吞吐量增长了52.9%。

石油,大宗之王,它背后又与炼化、港口、金融等产业息息相关。舟山和宁波在石化产业都有优势,且宁波舟山港为两城提供了优质的港口资源。舟山港是干散货运输集中的港口,所辖皆在舟山市的浙江自贸区更是提出了要打造“油气全产业链”,力图形成油气产业集聚。而宁波外连东海、内承陆地,今年1月初挂牌成立了浙江自贸区宁波联动创新区,立足于浙江自贸试验区的定位,宁波联动创新区提出了将围绕“三中心、一示范区”的功能定位,即国际油气资源配置中心、新型国际贸易中心、全球新材料和智能制造科创中心及全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

另据《浙江日报》报道,甬舟两地正在共同努力,积极谋划推进甬舟合作区建设,共建国家级绿色石化基地,搭建长三角LNG综合服务平台,打造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产业链等产业合作平台,共同打造港口一体化2.0版,提升开放优势联动。

而脱离省域概念,甬舟一体化背后是长三角一体化的国家战略,舟山的资源禀赋+宁波的制造业禀赋+上海的金融禀赋,三座海港之城如何做到高效补益,或许是一体化背景下需要修炼的内功。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