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历史上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关系

“本书以全新的视角严谨的态度去考证研究,力图揭开一个已经存在了数千年的历史谜局,作者试图建立一个东方文明起源发展的历史模型,一个好的模型能有效地推动学术研究,可惜没有人着手做过这样的工作。”

因为科学研究的历史一再表明,在任何时代,要想跃上新台阶,都要以推出一个全新的认知模型为前提。

当亚里士多德提出“大地是球形的”时,就推出了一个新的模型,它一下子就打破了人们长久以来“天圆地方”或“某种水怪背负着大地”之类的常识。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也是一个新宇宙模型,一举就击碎了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地心说”。

1687年,牛顿发表《自然定律》,基于伽利略的相对性原理和惯性系假设,他提出了万有引力和物质运动三定律,这被称为“标准宇宙模型”,人们用此把地上的运动和天体的运动完全统一起来,开启了近代自然科学大发展的序幕。

科学史上的每次飞跃,本质上都是旧的认知模型被颠覆被取代的过程。霍金提出的“平行宇宙模型”,将整个宇宙看成一个量子粒子,并认为存在多重平行宇宙,它们通过虫洞互相联结,由于各平行宇宙中的物理常数不同,很难同时具备孕育生命的物理定律,只有地球所在的宇宙恰好具有这种符合生命的条件。霍金的宇宙新模型能系统地解释小到夸克,大到银河系,以致整个宇宙的运行状态,给科学研究以巨大的想象空间,被认为是具有极高价值的科学模型。

对于模型的真实性,霍金说,所有客观真实都建立在某种认知模型之上,我们没必要去追问模型是否真实,只需关心这个模型是否具有解释力,模型都是主观的产物,人类的所有知识都带着主观性,故一切知识都是暂时性真理,科学研究是在不断地接近客观真实,但人类永远不可能掌握终极真理。

即使是科学模型,也是有高下优劣之分的,衡量它的标准是简洁度,真理必是简单的,花里花俏的东西不会是真理,虽然有些科学模型也会比较复杂,但只有简洁的才是经典的。一个模型中需要微调的参数越多,对事实的解释能力就越弱。爱因斯坦提出的叫“相对论”的模型中,只有一个参数,就是E=mc^2(质能互变公式E能量=m质量×c光速的平方),达尔文提出的叫“进化论”的模型中,只有四个字“物竞天择”,就属于最经典的那种。

笔者提出的华夏文明起源模型也只有十二个字,“游牧奴役农耕,而后融入农耕”,不可谓不简洁,唯一的问题是它到底有多大的解释能力?

网友“少尉”说:“徐老师的理论当然是不严密的,证据也是不充分的,但是,这种理论提供了一个对中国上古史最具有解释力的框架,按照徐老师的理论去解读上古史,就会发现很多奇怪的、不符合华夏传统的地方都可以做出合理解释。我们要找一种东西,最起码要知道这种东西是什么模样,如果对黄帝可能是一个游牧政权领袖毫无认识,那么,即便我们挖到了黄帝城,也根本识别不了。”

网友“千晓--独目圣灵”在与别人讨论时说:“徐江伟先生的一个大胆猜测是,汉字本来就是游牧贵族创造的,他的这个分析也很有道理,对基本事实的解释能力很强,我基本上是认同的。科学理论的基本任务是解释现有的基本事实(全部),孤立的解释就不能称为理论,我之所以赞同徐江伟先生的理论,正是基于其对中国上古历史的系统性解释。”

网友“痛哭流涕9876”说:“徐江伟先生在本博客中的大作,都逐一拜读了,我的评价是,在揭示东北亚地区人类早期文明上,徐先生做出了具有开创性和颠覆性的研究,建立了合乎逻辑并在考古发掘、语言比较和历史文献里拥有众多例证的理论框架,这一研究成果将对古老的东方文化造成持久、广泛、深刻的冲击。”

网友“Stanley”说:“徐江偉老師文章,除了打通了上古漢語和現代漢語歷史,也打通了全世界的語言發展史,氣勢磅礴,規模宏大。他山之石,可以攻玉:……”Stanley先生文中举例说明,英语的底层是德语,因为日耳曼人最早入侵英伦三岛,后来是法国和其他外族,致使英语中来自法语的词汇超过了德语,但现在大部分人甚至不知道英語的底層是德语。由於英國人種複雜,不同背景和语言的人需要有共同語来溝通,最后就形成了具有法语简洁性特征的共同語,即今天的英语“普通话”。

上述这些网友,笔者都没有见过面,甚至他们是对别人说的,但可以肯定,他们都有过强烈触动和深入思考,否则就说不出这种话。

任何科学研究一开始都是基于原有模型和思维范式展开,当发现它已经无法解决问题,屡屡出现“反常”现象的时候,作为研究者,你就应该跳出原有框架去思考了,当然这将是一个非常困难和痛苦的选择,因为原有的知识体系轰然倒塌最是考验人,它会对人的心理承受力构成严重挑战。

研究者一旦采用新思维模型,常能使“反常”现象迎刃而解,许多纠缠不清的东西因此可能豁然开朗。科学史上的所谓科学革命,都是这种思维模式的转换。

但这也意味着人的世界观也将发生转变,接受新模型就意味着否定自己旧有的知识体系甚至价值观,对于知识人来说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历史上许多人面对新模型的出现,首先想到的不是去接受它,而是怎样立即把它毁灭掉,因为它被看成了对自己价值观的严重入侵和迫在眉睫的思想威胁,这些其实都是人之常情。

试想,如果笔者这个历史模型得以成立,或者被公认的话,建立在儒家理论中的传统文明起源观,将被整个连根拔起,它已经被供奉在那里超过二千年,这将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啊!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